一個有遠見的人能厲害到什麼程度,看看西漢趙充國

一個有遠見的人能厲害到什麼程度,看看西漢趙充國

這個世界上,人和人是不一樣的,有人跑得快,有人跳得高,有人記性好,有人則看的長遠。今天給大家講一講,趙充國平定西羌的片段,看看這位西漢名將能遠見到什麼程度!

公元前61年,長期生活在今天青海一代的羌族部落造反了。七十多歲的老將趙充國向漢宣帝毛遂自薦,領兵去平定西羌之亂。

趙充國是名副其實的打了一輩子仗的人,對羌人也是非常熟悉,他到了前線之後,沒有著急向對方開戰,而是穩紮穩打,逐漸瓦解羌族各部落的關係,拉攏那些猶猶豫豫可敵可友的部落,孤立領頭的先零部落。

趙充國在前線有自己的部署,可朝廷里有人就看不明白了,讓你帶那麼多兵馬,給你供給那麼多糧食,你在前面一點血都看不到,這不成了讓你換個地方過日子去了嗎?所以很多大臣都對趙充國頗有微詞。

漢宣帝是一代明君,他並沒有著急對趙充國怎麼樣,而是派人向趙充國提出疑問,趙充國則一邊用實際行動瓦解羌人,一面給皇帝上書解釋自己的打算。這麼時間一長,趙充國在前線用過日子的方法,確實起到了打擊羌人的作用,漢宣帝也越來越信任了他。

趙充國有自己的對待羌人策略,可其他武將也有自己的對敵之策,比如酒泉太守辛武賢,就力主要用武力給予羌人痛擊。漢宣帝權衡利弊,下令給趙充國,要他配合辛武賢的軍隊,對羌人展開武力攻擊。

趙充國當然是堅持自己的觀點了,可這次他兒子害怕了,兒子自己不敢說,就讓其他人跟趙充國去講。

如果說,您出兵了,會損兵折將讓國家遭受損失,那您堅持自己的觀點,堅守不出也可以。可現在出兵和不出兵,只是一個利小和利大的區別,您要是因為這個把皇帝給得罪了,那恐怕自身都難保,更談不上保衛國家了!

趙充國聽罷是長嘆一聲!話不能這麼說,羌人鬧到今天這一步,就是因為沒有聽我的話啊!

當初羌人蠢蠢欲動的時候,朝廷派人去西羌巡視,我推薦了酒泉太守辛武賢,可丞相和御史卻跟皇帝推薦了義渠安國,結果就壞了大事。

(義渠安國到了西羌,羌人請求允許他們渡過湟水去種地,義渠安國沒經驗,說這個事情我要回去向朝廷請示。趙充國聽說以後就講,使者沒有當場拒絕羌人的請求,羌人就會當做默許了,後來羌人果然擅自渡過了湟水結盟了。

後來,羌人結盟反叛的跡象越來越明顯,朝廷再次派義渠安國去巡查。可好,義渠安國到了西羌,召集了許多羌人部落首領,一口氣殺了三十多人,把羌人徹底惹毛了,也給了他們造反的充足借口。)

當初,金城和湟中地區(漢朝和西羌的邊境)的穀物很便宜,一斛只要八錢,我就跟朝廷講,只要我們購買三百萬斛穀物儲備,羌人看我們糧草充足,就不敢輕舉妄動。可司農中丞只同意買一百萬斛,實際買到手的又只有四十萬斛。就是這四十萬斛,還被義渠安國用去了一半。

就因為我的兩次意見沒有被聽取,才給了羌人叛逆的膽子,所謂失之毫釐謬以千里啊!如果這次不好好解決羌人叛亂,還會有其他地方有樣學樣,會給國家造成更大的危險,所以我一定要堅持我的主張!

在趙充國的堅持之下,英明的漢宣帝理解和尊重了他的意見,終於用了最小的代價平定了西羌之亂。